“百校之父”逝世:走肾的捐款千篇一律走心的

  • 时间:

  1982年,田家炳捐出4栋总价值10多亿元的工业大厦,创办田家炳基金会,以“中国的希望在教育“为理念,致力于社会公益事业。

  他说:“香港有约700万人口,如果每人每天扔掉一个矿泉水瓶的线万个瓶子,那就会耗费很多资源。节约能源,他要带一个头。”

  “每个人都做一点小好事,最后就会变成一件大好事,这个社会就会变好。每一个人都做一点小坏事,最后就会变成一件大坏事,这个社会就会变坏。”

  在香港生活的市民,也会经常在拥挤不堪的地铁上看到早已满头白发的田家炳,据说为了减少开销,田老每天都会乘坐地铁上下班,每个月生活费除去房租竟不到3000元港币,与香港一名普通市民日常的花费差不多,甚至比他们还低。

  老人一生除了捐款建校,还先后资助南京师范大学、华中师范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举办三届「廿一世纪学校德育发展路向」研讨会,2005年又捐资100万元,委托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推行「田家炳基金会学校德育发展及研究计划」,更具规划、更有针对德育实效的推动中国的德育工作。

  生活中的田老就是一普普通通的“老头”,自从卖房捐款后,田家炳夫妇二人就搬到了出租屋,变成了一名“港漂”,每月除了捐赠,最大的开支就是房租。

  田家炳先生一生获得无数荣誉,1982年香港总督尤德爵士颁授英女皇荣誉奖章,1988年台湾最高当局颁发「热心公益」金匾,1996年英国女皇亲授MBE(Member of British Empire)大英帝国员佐勋章等等。

  碟子们好,我是栩小牧,飞碟说新来的编辑,以后会和大家经常见面,所以更多的自我介绍我们下次好好说。

  田老在接受南方日报的采访中说:“那是天文学家们艰苦探索的成果,却用上了我的名字。这是中国第5个一个人名字命名的小行星,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荣耀了。”

  1997年,东南亚地区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,香港经济受到严重波及,田家炳先生的公司也遭遇重创。但田先生已经答应资助的学校早已排起了长队,为了恪守承诺,田家炳和家人商量后决定卖房捐赠。

  7月10日上午,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《田家炳先生讣告》,香港著名慈善家、有“百校之父”之称的田家炳先生于2018年7月10日上午安详辞世,终年99岁。

  出差时,无论去哪里,无论住多豪华的酒店,他都会带上家里常用的肥皂,因为在田家炳看来:“这不是省钱不省钱的问题,主要是觉得不要浪费人家的东西。”

  可是受到金融危机的波及,田老居住了37年的别墅市值缩水一半多,金融危机前价值1.2亿多港币的豪宅最终只卖出5600万港元,而且其中300万港币还是买主听到田老卖房捐赠的故事后,主动多给的。

  1994年,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为表彰田家炳先生做出的突出贡献,将1965年发现的编号为2886号的行星命名为“田家炳星”,叶剑英的长子、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平还专门为此题词——“名标星座,泽荫神州。”

  每次看到类似新闻报道的时候,我们都会为之动容,但也有不少人忍不住感慨说:这都是有钱人才能做的事情。

  原来2003年,香港特区政府为鼓励香港8所大专院校的发展,拿出10亿元的补助基金,推出《等额补助金计划》,承诺如果学校能向社会募得一定数额的办学资金,香港政府就会予以等额的补助。

  有人评价田家炳:他不是香港最有钱的慈善家,也不是捐献钱财最多的慈善家,但他绝对是捐出个人财产比例最高的人,他捐出了自己80%的财产用于公益事业,而这其中90%捐给了大陆的教育领域。

  虽然田家炳先生去世了,但他带给世人的伟大影响还在继续。无数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因为他的捐赠,实现了上学梦。

  从74岁开始,老人靠着一脚一脚地蹬三轮,在风雨里骑行70多万公里,相当于绕行地球18圈,累计捐款35万元人民币,帮助300多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。

  他捐款有着自己的标准,就是对那些铺张浪费接待他的地区一律不捐赠,对于捐款的学校,也只有一个要求:“把学校办好!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,刚刚读到初二的田家炳只能忍痛辍学,接手父亲的砖瓦窑生意,18 岁时远赴越南推销瓷土,到了1939 年又转往印尼从事橡胶业,最终在1958年,举家迁居香港,在屯门填海造地建起田氏化工城,并逐步奠定了香港“皮革大王”的地位。其中大学93所、中学166所、小学41所、专业学校及幼稚园19所、乡村学校图书室1700余间。在谈到田家炳老先生的时候,中央电视台用了“传奇”二字,但在田家炳个人看来,他的一生平淡且充实。1919年11月20日,田家炳出生在广东梅州市大埔县一个书香世家,但到了16岁那年,田家炳原本衣食无忧的生活随着父亲的去世戛然而止。13年前,一个老人的去世牵动了所有人的心,这个人就是白方礼,那个74岁还靠蹬三轮车挣钱为贫困孩子攒学费的老人。虽然当时基金会的预算已经严重超支,但为了不错过这个政策,就有了田家炳贷款600万港币捐款的美谈。”根据四川师范大学原副校长唐志成的回忆,十多年前,田家炳先生到四川捐赠学校时,从双流国际机场下飞机到离开四川,整整7天,老人都随身携带着一个标识为“夏枯草”的矿泉水瓶,中间没有动过其他矿泉水。也就是说,田老向银行贷款600万元港币进行捐赠,学校最终可以拿到1200万元港币的捐款。至今,以“田家炳”命名的学校遍布中国34省市区,累计300余所。

  他还说,自己虽然自己现在过的很简朴,但是我觉得比起整个民族十几亿人口,我的生活条件比很多人好很多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但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来说,我(田老)自己虽然比下有余,但比上还有很大的空间。

  细心观察的碟子们会发现,田家炳先生的捐赠有一个特点,他的重心围绕在中小学,甚至是幼儿园的建设上。

  对于每一位读者而言,我们能做的除了记住这些伟大的人外,更要向他们学习。过好当下,做好身边每一件小事,不浪费食物,节约用电,哪怕只是像田老一样,从不乱扔矿泉水瓶开始做起。

  田家炳回答:“那5600万元的房价,足以资助20所中学,看到一幢幢教学大楼的兴建,听到万千学子朗朗悦耳的读书声,不但经济效益更大,而且精神上的安慰也好得多。”

  2005年的冬天,老人完成了人生中最后一笔捐赠,当白方礼将500元递给学校老师的时候说道:“我干不动了,以后可能不能再捐了,这是我最后一笔钱。”当时在场的师生无一不为之动容,忍不住哭泣。